夕苑时光

盾冬本命,挚爱小甜饼

【Spirk】大副的逻辑(上)

地球时间20点整,Spock出现在酒吧的门口。

企业号已经重建完毕,两天后即将踏上新的征程,舰队将在明天下午为企业号的起航举行一个仪式。因此今天晚上,在舰长的强烈号召下,企业号的高级军官及部分工作人员,将在酒吧进行一个聚会。

“伙计们,马上又要过上让人兴奋而禁欲的太空生活,我们得抓紧最后时间给自己找点乐子。”Spock甚至能够在脑海里清晰的回想舰长在说这句话时眉飞色舞的表情。

浪费大量时间饮用一种会麻痹神经导致身体不适、效率低下的饮品是不合逻辑的,并且,酒吧昏暗而喧闹的环境无疑会引起感官上的不适。

然而,Spock收到了Uhura的邀请,那么,陪同女友参加合理的社交活动是可以接受的。以及作为企业号的大副,Spock认为自己有责任在舰长明显只会起到负面作用的情况下,保证所有成员能够清醒的参加明天的仪式。

这也就是Spock破天荒的会出现在酒吧的原因。

 

走进酒吧的大门,Spock环视四周,迅速寻找到自己所熟悉的高级军官们。Sulu和Chekov坐在一张小桌子后面窃窃私语,两人尚未有任何醉态,虽然桌上的空瓶显示他们已经摄入了大量的酒精饮品。Scott和McCoy被十几个人围着灌酒,已经语无伦次的表达方式表示两人的神经已经很大幅度受到酒精的麻痹,然而两人在醉酒方面尚且良好的表现让Spock认为自己并不需要上前阻止。

继续向酒吧里面看去,在酒吧的中心,Spock看到了Uhura和kirk坐在吧台的两侧,以及,坐在他们旁边正在搭讪的男人们。

Uhura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男性,眼神中带着明显的钦慕与情欲盯着她,正举着杯子试图邀请Uhura一起喝酒,而舰长旁边健壮的中年男性则更为过分,他甚至已经将手搭在了jim的肩上。

Spock感受到一种不合逻辑的愤怒与嫉妒涌上脑海。

作为一个具有强烈的占有欲的瓦肯人,看到伴侣被其他人勾搭而产生负面情绪是可以被接受的,因此现在去制止这种情景继续进行将会是最好的选择。

Spock迈开步伐走向Uhura的方向,然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并未有任何的好转,“赶走试图搭讪女友的其他男人”这一即将发生的行为,似乎并不能缓解他现在的不合逻辑的焦躁与愤怒。意识到这一点,Spock停下脚步,然后下意识的向舰长的方向看去。

男人刚刚放在舰长肩上的手已经滑到了腰部,并且有继续向下移动的趋势,而明显已经摄入了过量酒精的舰长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一手撑在桌上勉强让自己不要醉倒,另一只手握着手里的酒杯试图继续将酒杯里的液体灌入嘴里。

Spock的目光盯着舰长身上的那只不安分的手掌,抑制不住的想要走过去折断它,然后再把它的主人掐晕丢出门外。

鉴于Uhura现在正处于清醒状态,不存在危险,以及根据自己对Uhura的了解,她完全能够妥善的处理搭讪者,因此最合理的做法是对Uhura保持信任,不去随意干涉她的行为。

而另一边,搭讪的男人明显对舰长存在肮脏的企图并且已经付诸行动,舰长正面临潜在的危险,另外舰长已经摄入了大量的酒精,明显失去了判断力和自我保护的能力,作为大副,在任何状况下保证自己舰长的安全,替他处理潜在威胁,是符合逻辑的。

在对目前的状况进行充分的判断后,Spock已经站在了舰长身边,他冷冰冰的对着正色眯眯的盯着舰长的男人开口:“请你把自己的手从他的身上拿开。”

听到旁边突然传来的声音,搭讪者迅速抬起头,疑惑的问道:“你是谁啊,和你有什么关系?一边自己玩去,别打扰我们。”

“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拿开自己的手并且离开这里,我不介意用武力解决问题”Spock试图用最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事实上,他和我存在合法而稳定的关系,他是我的......”

搭讪者惊讶的看了一眼Spock,在对两者的武力做了一个初步评估后,他不情愿的放下了自己的手掌,摇晃着站起身,一边沮丧的嘟囔着一边走开了。

失去了手掌的支撑,Jim的身体迅速向一边倒去,Spock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Jim靠在他的胸前,挣扎着抬起头,两只眼睛泛着水润的光泽,毫无焦距的恍惚着盯着他。看着这样的Jim,Spock情不自禁的挑了挑眉毛。

尽管已经喝得大醉,Jim仍然一秒钟就分辨出了Spock挑眉的含义——舰长,喝这么多酒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

Jim开心的大笑,他用一只手抓住Spock的胳膊,试图让两个人之间拉开一点距离,然后大声嚷嚷着:“Spock,我听到你说的话了,你说我是你的,你在说谎!”

Spock用手固定住舰长的肩膀,不让他向后倒去,一边解释到:“瓦肯人从不说谎,我试图表达的意思是,你是我的舰长。是他只听了我一半的描述即做出错误的判断。”

“你就是在说谎,你们瓦肯人最狡猾了。”Jim继续咯咯的笑着,试图伸手去取桌上放着的酒杯。

“你已经射入了过量的酒精,继续饮用是不被允许的。”Spock伸手将桌上的酒杯推到了Jim够不到的地方,“现在我将送你回公寓进行休息,以保证你明天能够保持健康且清醒的状态。”

“嘿Spock,我还没有……”

无视了舰长的抗议和挣扎,Spock将他从椅子上拉起来,然后半扶半抱着向酒吧门口走去,他的抗议淹没在酒吧喧闹的声音里,挣扎化解在Spock有力的臂膀和肌肉下。清醒着的人类尚且不是瓦肯力量的对手,更何况是一个喝到无法独立行走的Jim。

二十分钟后,Jim被带到了他自己的公寓,Spock强行给他灌了一杯解酒茶,然后把他按在床上盖好被子,用湿润的毛巾擦拭了他脸上和手上酒渍和汗水。躺在床上的Jim显得乖巧而柔软,Spock情不自禁的放缓了手上的动作。

Spock将手中的毛巾放在旁边的柜子上,Jim已经处于一个昏昏欲睡的状态,Spock试图站起身离开,突然感觉衣服被拉扯了一下,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衣角被Jim攥在手里。

他想了想,小心的把自己的衣服从Jim的手里拽出来,Jim没有坚持,他在睡梦中不满的哼了一声,顺从的放开了Spock的衣服,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

Spock突然感觉自己的腹部猛烈的收缩了一下,他想起自己曾经读过的人类梦境与睡眠行为研究的书籍,蜷缩的睡眠姿态代表着人类安全感的缺失,相应的,睡眠质量会下降21%—44%不等。

鉴于明天的仪式需要舰长进行发言,而企业号即将在两天后起航,良好的睡眠质量是保证舰长进行这些工作的必要条件。因此,坐视舰长进行低质量的睡眠是不符合逻辑的。

这是作为大副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Spock伸出手,缓缓的放在舰长的背上,轻柔的安抚着。直到舰长缓缓放松自己的身体,翻了个身把大副的手臂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满意的蹭了蹭,然后带着笑容沉沉睡去。

高质量的睡眠可以保证舰长的健康及正常活动,而瓦肯人即使一夜不睡也不会有损健康,因此,这种行为是有正面效益的,是符合逻辑并且可以被接受的。

Spock如是想到。


——————

一个Spock发现自我追逐真爱的故事 短篇 分3次更完


有问霍格沃茨有没有停更的,当然没有啦我已经码完一些字了然而我就是不放出来啦啦啦打我呀【泥垢

其实是因为写的时候不断的想去修改前面的内容,所以我打算多写一些再放出来~

毕竟我文字驾驭能力不太行,长篇写的很吃力_(:з)∠)_

嘻嘻暂时先忘记他吧,不过我用我的美貌发誓不会弃坑!【咦

评论(38)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