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苑时光

盾冬本命,挚爱小甜饼

【Spirk】大副的逻辑(中)

前文


第二天清早,spock的通讯器发出了一声轻微而短促的震动,他小心翼翼的把袖子从jim的手里抽出来,站起身观察了15秒,在确定了jim未受到影响并将持续进行高质量的睡眠后,拿起桌上的通讯器,走出了jim的公寓。

 

15分钟后,spock来到星联军官临时公寓外的咖啡店,看到Uhura已经坐在了角落的位置,他走到Uhura身边,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Uhura,请允许我向你表示歉意,昨天晚上……”

“哦,忘了它吧,很显然,我已经习惯了。我今天有其他的事情想和你谈。”Uhura耸耸肩,把桌子中间的瓦肯汤推了过来,“这家店的复制机里果然有瓦肯汤,据说味道还可以,我替你点了一份,尝尝吧。”

Spock拿起调羹,尝了一口眼前的瓦肯风味的汤:“味道不错,谢谢你。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你想要谈论的话题?”

Uhura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那我就先直接说出我的目的吧,然后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再给你解释原因。”

Spock微微颔首:“这是高效且符合逻辑的做法。”

“我要和你分手。”

Spock直直的盯着Uhura,目光中甚至流露出控制不住的惊讶,他整理了一下措辞,问道:“我可否询问你这样做的原因?是否我的某些做法引起了你的不快?如果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没有陪同你参加酒吧聚会,那么我有合理的理由做出解释。鉴于我们最近的相处可以称作愉快,我想不出……”

“不,不,spock,你没有做错什么。”Uhura平静的打断了他,“我只是觉得这样对我们都是更好的选择。”

Spock微微的挑了挑眉,Uhura明白那表示他正对眼前的一切表示疑惑不解,她叹了口气,继续问道:“你爱我么,Spock?”

“爱是一种主观的感受,不同的星球、物种甚至个体,对爱的定义存在着巨大的差异,”spock回答道,“你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我对你抱有欣赏、尊重等诸多正面感情,我们的关系是令人愉悦的。如果这样去定义爱的话,那么无疑,我当然是爱你的。”

“欣赏、尊重?”Uhura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单词。

“是的。”根据对方的反应,Spock认为自己有必要做出进一步解释,“从学院学习期间开始,你就表现出了非凡的天赋与高尚的品质,我欣赏你的性格以及临危不乱的处事方式,我希望能够和你保持伴侣关系,并且尊重你在工作及生活上的选择。我们即将重回企业号进行新的任务,鉴于你热爱并且完全胜任你的职位,那么我判断你并非因为工作原因要与我分手。我能够询问你试图结束我们之间关系的原因吗?”

Uhura若有所思的看着对面一本正经的瓦肯人,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所以,Jim是一个不合格的舰长,他的工作方式不值得下属们的肯定和尊重。”

Spock瞬间挑起了眉毛,熟悉瓦肯肢体语言的通讯官明白,这对于瓦肯人来说,这几乎已经代表愤怒的情绪了:“Kirk舰长与我们之间的谈话并无直接关系。并且Uhura中尉,你对舰长的评价有失公允。我曾经认为,在我们的任务经历中,你已经对舰长有足够的了解和尊重……”

“我不是在说我,我说的是你,Spock”Uhura打断了他的话,“是你,认为Kirk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舰长。”

“否定的。”瓦肯人的眉毛几乎要飞到刘海儿中去了,他飞快的开口否定,“诚然,舰长的很多决定并非完全符合逻辑,然而舰长具备高贵的品质及责任感,以及他的决定常常具备出其不意的效果,我认为他完全能够胜任舰长一职。并且,我对舰长具有足够的信任和尊重。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但显然它是错误的。”

Uhura定定的看了Spock几秒钟,然后打开手边的PADD,在上面飞快的操作着。三分钟后,她重新抬起头来,用一种非常瓦肯的方式开口道:“根据记录,在过去的探索中,我们一共有118次外勤任务,其中的102次舰长提出由他来带领外勤小组,而这102次中,你有96次提出了反对意见。这就是你所说的,尊重他的工作决定吗?”

“根据星联规定以及最高指挥原则,在外勤任务阶段,舰长留在舰桥上进行指挥并处理所有突发状况是符合逻辑的,因此我对舰长的决定提出质疑,这只是合理的讨论,并非对舰长的不尊重。”虽然不能理解Uhura为什么坚持讨论有关舰长的话题,Spock仍然回答了她的问题。

“星联没有任何文件规定,舰长不能出外勤。不,别打断我,让我说完。那么Spock,在舰长已经做了决定要出外勤,并且不听任何人劝阻的情况下,作为大副,你最符合逻辑 的做法是什么?”

Spock欲回答这个问题,在开口的一瞬间猛地顿住了,一个从未思考过的问题突然搅乱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法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回答我,Spock。”Uhura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她看着Spock的眼睛,等着他的答案。

“作为大副……”Spock艰难的开口,“服从舰长的决定,代替他对企业号进行指挥,是符合逻辑的。”

“很好。”Uhura继续问道,“那么Spock你告诉我,在这96次你提出了反对意见无效后,有多少次你和舰长一起去出外勤了?”

“88次。”

“所以,你不相信他。你不相信他能够完成任务。”

“不,”Spock下意识的开口否认,然后意识到自己似乎对情绪失去了控制,他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恢复了毫无起伏的语调:“我必须保证舰长的安全,他对企业号来说是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的。鉴于Sulu先生完全能够进行临时的指挥工作,因此我陪同舰长确保他的安全是符合逻辑的。”

“得了吧Spock,Sulu能够胜任指挥工作,完全是因为每次一出外勤你和Jim就会把企业号扔给他,”Uhura轻轻的笑了,“虽然这样说很冷酷,然而对于一艘星舰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全不可或缺的,每个职位都有他相应的替代者。而大副的职位,就是在舰长没有办法指挥的时候,代替他进行指挥。所以Spock,回答我,为什么只有舰长不可以?为什么只有舰长必须是安全的,是不能够受伤的?”

“我……”Spock察觉到一种不可控制的焦躁情绪渐渐笼罩了他,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呼之欲出,他觉得自己急需一次冥想,然而他不能就这样抛下Uhura而去。

Uhura垂下眼帘,声音里甚至略带上了一丝低沉的忧愁:“Spock,每一次,当我提出要加入外勤队伍时,或者类似什么,让我去和克林贡人沟通的时候,你都是毫不犹豫的就支持了我的决定。不,别试图解释,我并不是在怪你,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些事情。”

Uhura抬头看着Spock,眼神宽容而温柔,甚至让Spock不合逻辑的想到了童年时母亲看着自己的眼神。

“Spock,你不明白到底什么才叫爱。或许我们是相互契合的,我们理解、欣赏、并且尊重彼此。然而这是任何一种感情,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理应具有的情绪。而爱情不是,爱情本身就是不符合逻辑的,除了这些,它应该是充满了保护欲和排他性的。”

看着Spock依旧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神,Uhura决定将话说的更清楚些:“友情是这样的,当你评估这件事有80%的可能会成功时,你就会选择相信对方,放手让他去做,而爱情则是,哪怕有99%的成功可能,你依然害怕那百分之一会发生。Spock,虽然这个问题很无聊,但是我依然要问你,假设从今以后,你的生命中只能剩下一个人,你希望那个人是谁,是我,还是Jim。Spock,诚实的回答我。”

“瓦肯人从不说谎……”Spock停顿了一下,“所以……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Uhura简直要气笑了,她对着天花板默默的翻了半个白眼:“Spock,如果你到现在为止,还是判断不了你自己的感情,那我以后拒绝承认你是我的前男友,和这么迟钝的家伙谈过一场恋爱,这实在是太丢人了。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

说完这段话,Uhura优雅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Uhura,”Spock开口叫住了她,“我认为我需要向你表示歉意,我们的关系曾经给你带来过困扰和伤害。”

“不,Spock,”Uhura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并没有受到伤害,我喜欢曾经属于我们的那段时光,我会珍惜这段记忆。但是,Spock,我值得一段更好的,全心全意的爱情,不是么?”

Spock微微颔首:“肯定的,你当然值得。”

Uhura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仿佛如释重负一般的说道:“我想,我们依然是好朋友吧。所以我现在可以说,为了整个舰桥的眼睛健康,赶紧去追你的Jim吧。”

“我不确定……并且,在结束一段关系后迅速进入另一段关系,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

“得了吧,我们已经决定分手了。我是那种放不下的人么?我一点也不觉得被冒犯,我恨不得你们马上去上床。”Uhura翻了个白眼,嘲讽了一句之后,扔下一个脸庞微微泛绿的瓦肯人走了出去,“Spock,如果你还是分不清自己的想法,那答应我,尝试一次,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Spock继续坐在座位上,沉默了许久许久,直到他的PADD发出一声轻微的震动,他低下头,查看PADD收到的消息:

——Hi,spock,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吧,我是说,谢谢你。我应该没做什么让人难堪的事情吧,哈哈。

Spock思考了5秒钟,想起了Uhura的话,跟着感觉走?

他没有回复Jim的消息,而是拿出了通讯器,直接拨了过去。

 

接通了视频通话的Jim明显有些惊讶,他坐在床上,头发乱蓬蓬的,被子胡乱的披在身上,衣服凌乱不堪,露出了一小片精致的锁骨,Spock瞬间觉得自己的呼吸速度变成了平时的1.2倍,Spock一直没有说话,几秒钟过后,Jim主动开口,打破了这略尴尬的气氛。

“hi,Spock,你已经在吃早餐啦?”

“我的早餐已经在2个小时之前结束。根据判断,你应该刚刚醒过来?”Spock又忍不住看了一眼Jim裸露在外的锁骨。

“是啊,我一醒过来就给你发消息啦。”Jim懒洋洋的说着,声音里带着一丝饱睡初醒的慵懒感。

“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尚未进食?”

“唔,是的。”Jim伸手摸摸肚子,然后皱了皱眉头,“我已经要饿扁了。”

“舰长,饿是不会改变你的身体形状的……”

“好啦好啦,spock。”Jim呻吟了一声,打断了他的逻辑说教,“我要先去洗个澡,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去参加那个该死的会议了。另外,谢谢你昨天送我回来。”

Spock突然想到了曾经在吃饭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三倍听力不小心听到的一个女性船员对自己男朋友的抱怨:“什么嘛,出门的时候他从来都不来接我。”Spock完全不理解这个抱怨,两个具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人,互相接送是浪费时间且不符合逻辑的。然而在他意识到之前,一句话已经脱口而出:“Jim,我将去你的公寓接你,然后共同去参加下午的会议。”

“你……你说什么?”对面的Jim明显吓了一跳,疑惑的问道。

“Jim,距离会议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建议你现在起床,清洁你的身体,我将在大约28分钟后到达你的住所,并且携带你喜爱的由新鲜食材烹饪的食物,在进食完毕后,我们将共同去参加下午的会议。你还有其他的需要吗?”

“我……我,没有。”Jim感觉自己的舌头仿佛打结了,“但是,你为什么……”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需要,那我建议我们停止视频通话,按照我刚才的提议进行活动。”Spock看了Jim三秒钟,在没有受到任何反馈后,结束了通话。

 

看着Spock消失在了屏幕里,Jim仍然处于惊讶的状态,他甚至想对着Spock说一句不合逻辑。他拿出通讯器,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喂,bones。我昨天在酒吧到底做了什么啊?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了Spock啊?他居然说他要来接我,我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他不会是要来跟我算账吧。我昨天没干什么啊……”

通讯器对面传来了一个没睡醒的暴躁的声音:“别打扰我睡觉!我才不关心你干了什么,只要那个大地精没干了你,就别来吵我!”

医生恼怒的结束了通话,留下一个呆呆的Jim,忐忑的下床洗澡,等着Spock的到来。

————————

今天看到有蛮喜欢的作者似乎要出本啦

嘤嘤嘤我也好想出本子啊

看到自己写的东西印出来被人喜欢应该超有满足感吧

以后要加油码字啊!_(:з)∠)_

评论(35)

热度(312)